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周醫師啊?你好你好!咦!是今天放榜嗎?我以為是明天呢!」痞子孔邊開車邊接起手機,一面喜不自禁似的。待他放下電話,我不免追問電話內容,只聽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說:「我同事找我去考東吳法律的研究所,結果筆試時我遇到周醫師,他剛剛打來跟我說他准考證掉了,順便告訴我說我們兩人都上榜的消息。」我滿頭問號的問:「你什麼時候去考的,我怎麼不知道?」他輕描淡寫的說:「我同事就說一個人考無聊啊,最後一天報名時,他問我要不要陪他,我也不知道要準備哪些科目,但我這個人是很講義氣的,就這樣去考了……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本文刊登於97年5月4號聯合報)

 

「什麼?結婚當天晚上九點半要入洞房?」光聽到算命先生的話,我忍不住跟當時的未婚夫痞子孔面面相覷。本來就是嘛,按照台灣人的習慣,光是鬧個酒席,起碼會鬧到十點,怎麼可能可以在九點半入洞房呢?我虛心請教有沒有其他時辰。

 

算命先生低頭振筆疾書,不一會兒抬起頭來嚴肅的說:「就是那個時辰最好,是你們的『三合』,不然就換個日子,你們自己決定吧。」

 

換日子?算了吧,好不容易兩個人在家長壓力下都願意結婚,萬一一換日子,又有一方後悔,豈不誤事?幸好喜筵跟住宿的飯店都在敦化北路上,路程不到五分鐘,睿智的新郎官決定:「六點開席,九點散場。」

 

嘿,我們計畫得可好了,喜帖上大剌剌的寫著「六點準時開席」。這張帖子送到賓客手上時,還不忘交代一句:「我們看了時辰要入洞房的,為了我們的幸福著想,請務必準時到場,還有,要鬧新人可以,拜託戲而不謔,並且把握時間。」每個朋友聽到我們的要求,都是滿口答應,我跟痞子孔也滿心以為大家都是說話算話的好朋友。

 

當天晚上不到六點,已有十來桌客人,說要早到的朋友、同學都到了,我喜不自禁,心想大家真夠朋友。但六點出頭,還是只有十幾桌客人,他們到的速度明顯變慢。

 

到了六點半,才坐了六成滿,我跟痞子孔急得跳腳,乾脆在工作人員要求下先彩排,竟發現舞台背板上,新郎的名字錯了一個字,是可忍孰不可忍?但為了維護我甜美新娘的形象,我請他們取下來,也就暫時吞下這口氣。

 

這一耽擱,我們一直到七點才進場,我挽著痞子孔的手,邊對大家微笑、邊小聲的交代他:「等會兒請飯店菜上快一點,我們還要進洞房呢。」痞子孔點頭稱是,想來他也不想耽擱吉時啊。

 

等上到第二道菜,照道理新娘得換第二套禮服了,我偷偷跟痞子孔說:「等一下你要把大排翅偷渡進來給我吃喔,整桌菜我只想吃這個。」我知道吃翅不環保,可是請給新娘一點點特權跟任性的權利吧,畢竟一生一次啊。

 

沒想到,痞子孔拿進來時,我赫然發現,原本跟飯店說好的「排翅」,變成了「散翅」。

 

當下沒法跟飯店爭辯,我只能好好扮演我新娘的角色,堆滿笑容,任同學朋友同事拿出一箱道具惡整新人,什麼魚缸喝酒啦、矇眼猜新娘啦,笑啊叫的好不熱鬧。同事華哥還自創個什麼過三關的遊戲,等我從餐桌上被扶下來,偷瞄一下別人的手表,糟糕,已經八點三刻了,還得換送客的衣服呢。

 

我跟痞子孔互相安慰「沒關係,還來得及」,但天曉得,我們的信心是從哪來的?當我九點整站在門口準備送客時,經過我們要去洗手間的同學還問:「耶!你們這麼早站出來做什麼?我們裡面還在想著其他玩你們的招數呢。」

 

真等到送客完畢,已經是九點四十五分,早就過了算命先生所謂的良辰吉時,但飯店方面還沒有任何人,來跟我們解釋為什麼把原本講好的排翅變成散翅?還有,為什麼連新郎的名字都寫錯?

 

飯店人員只趕著要結帳,絲毫沒有回答我們的問題。當時累到不行的我,還客氣的說:「我們先付足九成好了,等你們可以做決定的人上班了,再告訴我怎麼彌補你們的失誤。」我自以為這是最圓滿的做法,沒料到飯店方面堅持不肯,說一定要付清才可以。我請他們派個能做主的人出面談,他們卻說主管都下班了。

 

我氣極了,覺得這是飯店坑殺顧客,萬一我付清尾款,他們來個翻臉不認人,又怎麼辦?一看表,十點了,我跟痞子孔索性把入洞房的心情撇在一邊,請雙方父母先回去休息,我倆堅持他們要請「據說已經睡著了的總經理」來說明。我想,我生平做過最丟臉的事,大概就是穿著結婚禮服,坐在飯店沙發上,一臉殺氣騰騰。

 

等到十點半,總經理終於穿著短褲涼鞋出現,也許看到只剩下兩個年輕人在場,一開始就對我們兇悍的說:「我在飯店業幾十年,從來沒有人可以不付錢就離開的,你們想要我叫警察嗎?」好傢伙,這叫下馬威嗎?

 

接著他又對我們說:「今晚是你們的喜事,有必要弄得這麼僵嗎?大喜之日這樣不好吧。」

 

聽了他軟硬兼施的話,我等了一個晚上的怒火重新被挑起,於是冷冷的反擊:「什麼叫不付錢?你們菜色跟當初講的不一樣,還要我們付全額,這是擺明大飯店欺負小顧客嗎?你們既然可以把排翅換成散翅,那我可不可以把要給你們的一百萬換成五十萬?」

 

痞子孔在一旁補充:「您說您當總經理當了這麼久,那您常常把新郎的名字寫錯嗎?今天犯了這麼大的錯誤,你們還理直氣壯?」

 

總經理臉色一青一白,在我們充分表達不滿,甚至歡迎他找警察到場後,他語氣馬上緩和:「我的屬下沒跟我說這件事,不然我在過年期間請專人補送排翅到府上。至於弄錯名字這件事,是我們的錯,但我想,我們現在談開了,你們應該可以接受我們的道歉了吧?」

 

他想了想又說:「不過,礙於飯店規定,還是得請你們付全額。」說罷,他故做親熱樣的握住痞子孔的手說:「你們要早點休息,在這件事之後,我想你們也會對我們飯店恢復信心。」

 

恢復信心?總經理真是想太多了,只恨我當時沒有寫部落格的習慣,否則放在網路上,讓大家評評理不是很好?還恢復信心呢?最後,兩個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屈服了,畢竟,我們一早就起床迎娶,晚上又宴客被鬧,還不忘爭公道,早已累得不像樣。

 

只是,等到我們進到預訂的飯店房間時,已經十一點多了。在洗完澡卸完妝後,我們相擁沈沈睡去,完全忘了洞房這一回事。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