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先生痞子孔是個不折不扣的心臟移植病患,換心的地點就在台大。

 

熟識我的朋友也知道,我一向對政治冷感,以往遇到投票日,總是有空才會去投票,我投過國民黨投過民進黨投過無黨籍也投過綠黨,痞子孔亦然!

 

我出生在一個淺綠家庭,痞子孔則是深藍出身,從2006年起,我們倆開始有台北市選舉的投票權,但總是各投各的,互不干涉,不過,我們從未像2014年這麼難得的有志一同!

 

因為這是一個報恩的機會。

 

報恩?報誰的恩?

 

當然是柯P柯文哲!

 

當我從電視上聽到連方瑀女士感謝四名救勝文有功的台大醫師,而且「今生今世都要為他們效犬馬之勞,來生也要結草銜環報答」時,我含在口裡的蘋果西打直接噴了出來。

 

因為,她的背稿功力不足,如果眞這麼滿懷感謝,怎會把「劉嘉銘」醫師講成「陳嘉銘」呢?

 

接著,我狐疑地望了痞子孔一眼,我想他懂我的眼神,我要問的是:她只感謝四個人?動刀的才是恩人?當其他醫護人員都透明就是了?

 

舉痞子孔的例來說吧!當年的主治醫師王水深教授周迺寬醫師、李啟明教授、曹傳怡護理師以及8A8B病房的巡房醫師護理人員及其他我不知道名字卻讓人銘感五內的移植小組成員甚至是當時請的看護,都是我們感謝的對象,沒有他們動刀並細心照料,我的先生無法存活至今。

 

所以沒動刀就不是恩人的說法成立嗎?

 

進了醫院,就是生死交關的事,術前要評估術中要觀察術後要照料,一連串的配合下來,只要感謝四個動刀醫師?

 

我只能說,如果沒有柯文哲教授建立「標準器官移植程序」,多少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將徒留遺憾!所以,我們對他的感謝一樣多,沒有他,就沒有今天活跳跳的痞子孔。

 

俗話說,受人點滴,必當湧泉以報。我們受的不只柯教授的點滴,投下我們的一票,只是表達小小的支持。

 

柯教授說的:沒人要討人情。但一筆勾銷他人的恩,讓我認清選舉有多麼的險惡。

 

P別擔心,就算全世界都不支持你,但你至少有我們夫妻這兩票!

 

因為我們知道「感恩」兩個字怎麼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宜君
  • 寫得太好了!謝謝版主。不懂感恩的人其實才是「混蛋」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