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在外,尤其是單身未婚看起來又比較東方臉孔的女生,小心,真的會有一連串的艷遇找上妳。

 

把玩著他送的真鑽胸針和一瓶不知品牌的香水,我尤其想念我在中東卡達遇到的那個男人。

 

他叫阿布杜拉,在阿拉伯國家,這是一個氾濫到不行的名字,意思是神的僕人2001年秋天,我到中東的卡達參加WTO,時間大約是兩個星期。也許是為了監視我們這些生面孔,(誰叫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剛滿一年),卡達出動了不少皇家侍衛跟外國人打交道,那時,我可是準備了不少不含豬油的零食來做國民外交的,無奈看著我這一區的阿拉伯侍衛,會講的英文有限,吃了兩顆鹹葡萄乾之後,他說為了報答我,要找個翻譯來,急call他的同事來現場,他的同事就是阿布杜拉。

 

這樣的相遇平平無奇是嗎?呵呵,我可從來沒說過我們的相遇有多浪漫喔,更何況,我壓根沒想到竟然有阿拉伯人會暗中注意我好幾天之後,才跟同事串好這場戲來認識我。

 

我一直以為他只是單純的想對我們這些東方臉孔好奇而已,畢竟,全卡達只有一個台灣人……,而且還是中油派駐當地的一個男生。

 

認識我們那天,阿布杜拉就自告奮勇的說要帶我們逛卡達,但你知道嗎?台灣跟卡達大約有六個小時的時差,換句話說,我要配合台灣晚上六點的未下班時間跟台北對話,當地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工作完都累癱了,睡覺當然比較要緊了。但他還真是契而不捨,每天陪我們幾個台灣來的人到收工,隔天還比我們都早到,幾天下來,大家混熟了,當然,他的意圖也顯露無疑,就是他真的喜歡上我了。

 

忘了講到一點,早在要前往中東旅行時,我已經找到一個長住阿拉伯的朋友鄭大哥,幫我惡補幾句阿拉伯文,舉凡你好謝謝對不起,我都能說上幾句,或許是這樣的關係,當地還有阿拉伯人以為我的阿文很好呢,難怪事後有朋友說,阿布杜拉根本是因為以為只有我能溝通才煞到我的。

 

言歸正傳,講到阿布杜拉,跟你在電視上看到的中東小國的親王長得很像,都是那種棕色人種,留個小鬍子,每天還要跪五次朝拜的那一型,也因為生產石油的關係,卡達的國民生活所得是我們的兩倍,當他聽到我一個月薪水是台幣四萬多時,他簡直不敢相信我怎麼過活,他說,他一個月薪水是一萬美金,還有一些補貼,汽油幾乎免費,找到一塊地,政府就幫你蓋房子,他不大懂什麼叫稅,也因為他的無知,讓我不斷思考,為什麼賺沒多少的我,在台灣要繳稅? 

 

好像又扯遠了,總而言之,就在WTO會議結束後,我們終於偷得浮生半日閑,阿布杜拉也得償所願的帶我們幾個人逛卡達。有當地人帶路果然不同,殺價殺得比我們還兇,跟人家稱兄道弟只爲了讓我們買到想買的東西,還有呢,半夜可以偷偷溜進以前國王的住處,炫吧?坐在波斯灣旁,阿布杜拉再度利用特權,請一家已經打烊的餐館,爲我們料理了幾尾鮮魚,他說那是波斯灣特產,而那甜甜脆脆的口感,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因為那還包含了一個初識的男人,對我的愛心。

待續...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