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克蕾兒打電話來,語氣有點激動的問:「想不想去非洲,我們公司要送一些物資去馬拉威,回程去南非。我只找你,讓你考慮到下午,一個禮拜後出發。」

 

蝦密?非洲,那個我沒踏上過的黑色大陸?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悅,一口答應。

 

行程很簡單,台北飛香港,再飛南非約翰尼斯保,再轉馬拉威首都里隆威,回程倒過來就是了,雖然轉機很累,但可以到全球最窮的國家走走看看,再順道到南非看好友雪玲,讓我十分興奮。

 

要到比較落後的國家,很多程序不能少,要去的人都得挨上一針黃熱病跟腦脊髓膜炎的預防針,嘿,真不便宜,一針就要一兩千,但十年有效。

 

一聽到我要到馬拉威,爸媽有點擔心又點得意,畢竟那是他們從未想過要去旅行的一個國家,對我而言,去過二三十個國家,第一次有機會到邦交國領土,讓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離譜的是,在網路這麼方便的時代,上google找馬拉威這個國家的相關資料,還真是少得可憐。好不容易從某個自助旅行的網站中連結上當地的替代役醫師陳厚全的網站,但也沒啥子用,因為時間太趕,在馬拉威電力時常供應不足的情況下,還沒等到 陳厚全 醫師上網回覆,我已經踏上旅途。

 

到了香港還好,反正是咱們黃種人的天下,但要從香港轉約堡,華人馬上變成弱勢。幸好當時不是旺季,飛機上還有不少空位,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尚可稍作休息,否則飛機一轉再轉,只怕我真的會變成陀螺。

 

還沒到約堡,同行的麥可就提醒我,一定要小心財物,因為約堡的治安不是普通的壞,就算我們沒有入境,只是轉機,但在國際機場也不保證沒有搶劫發生。這些話聽得我心驚肉跳,背包背好後再穿上外套蓋住,不時還摸摸包包在不在,現在想想,這分明是告訴別人:我是觀光客,快點來搶我吧﹗幸好還真沒發生什麼事。

 

出發前曾查過南非的資料,平均年所得三千多美元,是非洲老大,所以南非人,尤其是南非白人,非常看不起其他黑人,至於對黃種人,則是厭惡他們太會賺錢又財必露白的壞習慣。所以當我走在約堡的機場時,不時感覺他們在瞄我,尤其在點餐飲時,只要要拿出錢,就很怕被搶,短短幾個小時的轉機時間,真是坐立難安。但也許人家只是對黃皮膚的多看幾眼而已,一切都是我疑心暗生鬼。

 

南非行容後再稟告,畢竟一個星期後才會入境,現在只是短暫的轉機時間。

 

要從約堡到馬拉威,改搭馬拉威航空,沒想到機位超賣,我們這幾個未來幾天還會見到馬拉威總統的貴賓,就順理成章的升等商務艙。但相信我,即使是馬拉威航空的商務艙,跟台灣國內線的經濟艙也差不了多少,更何況我們的空姐比他們的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