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馬拉威旅館價格)

車子一路往旅館開,那裡自成一個區域,有點像台灣的渡假村,除了員工外,其他當地人是不准進入的。馬拉威很窮,但旅館費卻是高得嚇人,上一回提過了,他們的年所得有一說是不到兩百美元,而我們一晚的旅館費就要160美元,價格是直逼已開發國家水平,但設備卻比不上任何台灣三星級的旅館水準。房間內只有一張大床,沒有浴缸,冷氣是落地式的,晚上一開機有吵死人的嗡嗡聲

 

但這些我都能接受。

 

不能接受的是,某天我在出門一個小時後回房間,看到一個馬拉威男人(我猜他很年輕,也許只有十幾歲),站在我浴室的鏡子前。看到我,他嚇了一大跳,大概沒想到我會這麼早回來,他帶點羞澀的說:「女士,早安,我正在幫你打掃房間。」

 

掃房間?可是他手上明明拿著我的沐浴乳在端詳啊,我最討厭人家亂動我的東西了。壓下心中的微微不滿,我還是跟他聊起了天。他告訴我他剛來工作沒多久,已經有兩個孩子(果然早熟),住家離旅館要走兩個小時,他父母覺得小孩到城裡比較有發展,所以幫他找到了旅館的工作,他好喜歡在這裡工作,很感謝我給他的小費(即使在馬拉威,我還是習慣放一美元在床頭,能幫一點是一點),因為他一天的薪水才一塊半美元

 

拉拉雜雜,半講半比手畫腳的對話了半個小時,我越想越心酸。連這種有工作的人,都養不起一家子了,馬拉威到底是窮成什麼樣啊?

 

幸好痞子孔有先見之明,在我出發前夕,拉著我到大賣場買了一堆文具跟糖果餅乾,我拿了一個小袋子隨便抓一些東西送給他,看他眼睛都泛出了淚光,一直跟我說謝謝,他說,他的孩子們一定很高興,因為他們好愛吃糖果,但是大約半年才吃得到一次……

 

看著他千謝萬謝的走出去,我實在感慨萬千。在台灣時,從沒想過小小的幾顆糖果幾片餅乾會讓一個父親流淚,我相信當他在小孩面前拿出遠從台灣飄洋過海來的零食時,小孩的雀躍模樣一定會讓身為父親的他很有成就感。在馬拉威這個國家,原物料極奇缺乏,大部分的人沒有工作,有的甚至撿到幾個外國人遺留下來的塑膠袋,就可以放在路邊賣,一個就賣幾毛錢“夸加”(馬拉威錢),連飯都吃不飽的他們,這一輩子看過零食的機會應該是寥寥可數。

 

之後的每一天,我還是照慣例放上一美元,而我的馬拉威新朋友則會在我的床頭櫃擺上水果,有些看起來實在不新鮮,但這是他的小小心意。

 

有往有來,我覺得這是公平的,我的付出並不比他多。

 

但就在我離開馬拉威的前一天,他說有紀念品要送我。

 

我有點震驚,紀念品?

 

看他拿出一個小盒子,雕工不算精細,但看得出木頭材質不錯,他說那是他哥哥做的,也許我們不會再見面,可是他希望有個東西讓我帶回台灣

 

聽到這裡,我不禁鼻頭酸了起來,我的馬拉威朋友,我不知道我還會不會再踏上馬拉威這塊土地,但你的友誼,我畢生難忘。
創作者介紹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