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例又是送到國泰急診,當時的我,開玩笑的把msn的暱稱改成「國泰都快變我家後花園了」,還被好友popo大罵「老公都已經住院了,還這麼三八」,天知道我是苦中作樂……

 

住了幾天後,國泰幫痞子孔照心臟超音波,那時的他已經非常虛弱,乾嘔次數越來越多。一照完,醫師臉色沉重的說,老孔患了心肌炎,心臟功能只剩35%左右,一般人要在六七十趴以上才算正常,以老孔的情形,未來不一定能完全復原。

 

晴天霹靂!我的心痛得像是萬蟻穿心般,眼淚不自主的潸潸留下,想忍住不掉淚,不讓老孔看到我脆弱的一面,但怎麼樣就是止不住淚水,推著坐在輪椅上的老孔,我好自責:為什麼我沒照顧好另一半?為什麼一個小小的感冒,竟然變成無藥可醫的心肌炎?

 

老孔的眼眶也泛紅了,坐在病房裡,兩人相對無語,默默掉淚。最後是老孔握著我的手說:「老婆,我說過要陪你一輩子就會陪你一輩子,我們還有很多夢想沒有完成,老公心臟功能不好,就少做激烈運動,配合醫生的藥物治療,別忘了,我們還要生可愛的小孩,我有好多事跟要跟你一起做,老公不會這麼容易被打倒。」

 

老公的話讓我安了一點點心,在醫生的控制下,老孔病情似乎有起色,精神好了點,也能跟我牽手在醫院裡散步,但沒有醫學常識的我真的不知道,原來這只是強心劑的功勞。

 

住了快兩星期,老孔出院了。高雄的爸媽一通電話,當天就叫老孔回高雄養病,我知道爸媽心疼女婿,也捨不得女兒太累,才會叫老孔到南部靜養。那時,老孔的臉色還不錯,我們滿心期盼他康復的那一天。

 

老孔一到高雄,也許是天氣好心情佳,一下就多吃了點東西,老媽要幫他補身子,買了好幾隻雞,花了好幾個小時「滴」成一碗雞湯,那種濃香的甜味兒,敝人在下小妹我也只喝過一次,還是因為生病才喝到這種不常見的媽媽口味。

 

但就在當天晚上,老孔情況又不妙了,胸口痛到像是用槌子用力敲一樣,原本以為忍一下就過,沒想到越來越痛。受不了的情況下老孔用力敲著爸媽房門,媽媽一下子就被驚醒,看到女婿抓著胸口臉色發白,兩個老人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媽媽催促著爸爸去開車,自己則是趕緊到佛堂上香拜拜,祈求老天保佑,只聽到女婿在樓下喊:「媽,我好痛,我們快點去醫院好不好?」一向溫文儒雅的老孔,竟然痛到只能用「求救」兩個字的狀態來形容,媽媽又心痛又著急,只能邊幫他按摩胸口邊安慰他邊等爸爸開車來。

 

一路飆到高雄長庚,送進急診,醫生看情況不對馬上做緊急處理,打點滴,吃止吐劑,照心電圖,看x光,一陣兵荒馬亂後,老孔終於沉沉睡去。媽媽一直到七點多才打電話給遠在台北的我,一聽到這樣的情形,我的眼淚又飆了出來,含淚請同事連絡上長庚的王文治,拜託他幫忙照護,當他知道老孔情形,馬上幫忙請出心臟內科的傅懋洋及 洪志凌 醫師,當天下午,老孔轉進加護病房。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孝明
  • 「我好自責:為什麼我沒照顧好另一半?為什麼一個小小的感冒,竟然變成無藥可醫的心肌炎?」你老公很幸福,你那麼愛他。
  • 我也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