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接到爸媽的電話,還在上班的我,不由自主的放聲大哭。那時爸媽要趕回去做生意,委託從小看我長大的邱媽媽在老孔身邊陪著他,我根本無心工作,每隔五分鐘就打邱媽媽的手機問最新狀況,在醫院擔任復健師的大弟也被急叩到長庚,我抽抽咽咽的問起最新狀況,邱媽媽有點遲疑的說:「剛剛醫師來看過了,說病情不是很樂觀,可能要可能要換心。」

 

一聽到邱媽媽的話,我愣了好一會兒,因為我根本聽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加護病房的醫生太閒嗎?開這種玩笑一點也不好笑。過了好半晌,我語氣很不確定的問:「換心?」

 

邱媽媽聲音帶點哽咽的說是,我滿臉的淚已經在桌上滴成小水灘,恨不得自己馬上昏死過去,如果這是一場噩夢,拜託讓我趕快醒過來;如果不是夢,乾脆讓我永遠不要醒算了。臨時請假飛回高雄,沿路我都在想: 應該是 醫師過度渲染病情,未來如果老孔治好了,我們就會稱讚他醫術高明,對,一定是這樣,否則一個健壯如牛的年輕人,怎麼可能要換心呢?

 

只是,這樣安慰自己真的只是安慰自己,下機驅車趕往長庚,媽媽早在大廳等候我,一看到媽媽,我就撲到她懷裡大哭,媽媽一邊抹去眼淚還要安慰我:「不要哭不要哭,看你這樣媽媽也心疼,不要哭,沒事沒事, 傅懋洋醫師當初救了阿公好幾次,這次也不會有問題,不要哭不要哭,看你這樣媽媽怎麼放心?」

 

抽抽咽咽的趕到加護病房,早已過了探病時間,但因為文治的幫忙,得以讓我進到老公病房,看著他憔悴的臉,眼眶一熱,抱著他又是眼淚直流,他反過來還要安慰我,不停的說他已經好多了,胸口也不痛了,只要好好休息,過幾天就可以回家

 

牽著他的手,幾天不見好似差點生死永別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直到護士來說該讓病人休息了,我跟媽媽才離開。回到家裡,我問說老孔是不是真的要換心?還在場的邱媽媽馬上被爸爸嚴詞數落的一頓,大意就是為什麼要嚇我,換心又不是小手術,老孔狀況沒有這麼差,邱媽媽太過誇大等等,講得邱媽媽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頻頻向我這個後生晚輩道歉。

 

那時,我真的以為情況不會再惡化。

 

過了幾天,老孔轉到普通病房。偶爾嘔吐成了家常便飯,而強心劑仍然不間斷,此時由洪志凌醫師接手,親切的洪醫師幾乎每天都會定時來巡兩次房,他開朗的笑容跟言談,化解了我跟老孔的恐懼,在他無微不至的關懷跟照顧下,老孔得以出院,而我則是回到台北上班。

 

只是,事隔沒幾日,老孔咳得厲害,又咳又吐讓爸媽又是在半夜送他到急診。再次慌了手腳的我,索性一連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希望這次陪在老孔身邊,把他的病徹底治好再一起北上。但跟傅醫師、洪醫師相反的,是一個胸腔科的x醫師(我實在忘了他的姓,問過痞子孔再補上),一連幾天,他的態度都十分敷衍,不知該說一問三不知還是他根本不想回答,總之這段時間,老孔受盡他的冷言冷語,例如:

「醫師,請問我到底怎麼了?」

「你自己怎麼了都不知道嗎?就是肺積水啊!」

「那該怎麼辦呢?」

「反正你不用管怎麼辦,我們會處理」

「那我胸口痛

「你是病人當然會這裡痛那裡痛啊」

「那

「你問題很多ㄟ,不要以為找人來關照我就會怎麼樣,我還要別的病人要看。」

 

說完,這名醫師頭也不回的走出去。當老孔跟我說這種情形時,我不相信,還誤會是老孔誇大其辭,怎麼會有醫生不願意跟病人說明詳細病情呢?為此我還生了老孔好一陣子的氣,整整一天不願去醫院看他,覺得他自己都不關心自己的身體,一定是他沒有問醫師病情。委屈的他一直說要出院,畢竟一邊是醫師冷言冷語,一邊被親愛的老婆誤會,加上又是病人,任誰也深感委屈。直到某天,邱媽媽親眼看到醫師的惡行惡狀,我才知道老公真的是有苦往肚裡吞,氣得要護士轉告醫生,如果態度不改善就要到院長室投訴,醫生的氣焰才消了些。(這裡也要提醒,尤其是中南部民眾,總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爭取權益實在不如北部民眾勇往直前)

 

光是這樣前前後後反反覆覆住院,老孔在長庚起碼待了一兩個月,直到有一天半夜,我被電話聲吵醒。

 

「老婆,」那一頭傳來老公哽咽的聲音,「我好想妳,我好想回家,我可不可以明天就回家?」

 

聽著老公的聲音,我也哭了,我深愛的老公啊,你怎麼會用這麼委屈求全的聲音呢?要不是我要上班,我又怎麼忍心把你放在高雄呢?我當然希望你在我的身邊啊!「我的臀部有個膿瘍,好痛,我好想你,也好想回家……」,老孔繼續說。

還沒聽完老公的話,我已經泣不成聲,「老公,我也好想你,你明天回來,我明天就提留職停薪,再大的病痛,我都陪你一起撐。」說定之後,老孔難得的沉沉睡去,而我,則是一宿無眠。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