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剛上幼稚園大班的我,穿著一隻拖鞋,急急忙忙、驚魂未定的從阿公房間衝出來,後面跟著的是小我一歲的堂妹如如。

  

「怎麼啦?」大人問。

 

緊閉著嘴,兩個小鬼頭一句話也不肯說。突然,姑姑叫一聲:「搞什麼,怎麼有燒焦的味道?」爸爸媽媽衝進阿公房間,赫然發現木板床連同棉被已經是火海一遍。

 

打水的打水,撲救的撲救,等火勢告一段落,兩個丫頭被打得哭爹喊娘,但下手最重的,就是兩人的爸媽,一向疼孫子的阿公也橫眉豎目,不肯說一句情,畢竟看著自己的床鋪焦黑一片,任誰也高興不起來。

 

「妳們到底在幹嘛?午睡不好好午睡,在阿公房間造反啊?」媽媽責無旁貸,一定要先開口:「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要燒阿公的房間?」

 

不說話就是不說話,堂姊妹對望一眼,被打的地方隱隱作痛,兩人眼淚直流,但在小孩心裡,有很多話是跟大人解釋不清的。每個小孩都希望被大人稱讚,例如:撿到媽媽丟掉的錢,再乖乖奉上,就會被讚一句:好乖。再例如:趁著媽媽早上忙,自動的去把弟弟的尿布收進來(1),也會被稱讚:懂事。我最喜歡這種稱讚……但,弄巧成拙的不算。

 

由於曾經看過媽媽洗完弟弟的尿布,因為沒有陽光,所以放在電暖器上烤,烤一烤就會有暖暖鬆鬆的味道。這些動作看起來好簡單,看著媽媽在外面忙,乾脆帶著如如一起進行這個浩大的工程。

 

「如如,你把電暖器打開。」我一邊說,一邊吃力的把一盆剛洗好的尿布拖到旁邊,再把第一件放上去。

 

「姐!」如如讚嘆:「真的一下子就乾了耶。」

 

如如的稱讚讓做堂姊的我得意忘形:「我就跟你說很簡單吧。」我一邊幻想著媽媽等會兒進來,一定會覺得女兒是個好幫手。

 

「姐,你看!」如如披著阿公的棉被問我:「我這樣像不像白雪公主?」

 

ㄟ,這真是個好玩的遊戲。换我把棉被被在肩上:「你看,我變超人了。」

 

姊妹倆嘻嘻哈哈,玩得不亦樂乎。突然之間,驚覺大事不妙……兩人眼睜睜的看著尿布在電暖爐上燒了起來,不瞞你說,兒時的記憶很深刻,看著尿布著火那一瞬間,好像幾百分鐘這麼長。

 

「如如,別玩了啦。」我嚇個半死:「棉被給我啦。」一把搶過棉被,我就把暖爐蓋住。

 

ㄟ,沒火了耶!

 

正當我暗暗為自己聰明而得意時,棉被底下又冒出一絲絲的煙,膽小如鼠的我臉色發白,帶著如如往外衝。

 

這一場被大人及時發現的火災損失並不大,只有一板床跟棉被,但一直到民國70年搬家前,那燒焦的痕跡在阿公的堅持下沒有去除,每到家族聚會,就會有人說:「你看你看,這就是X年前那兩個丫頭惹的禍」,年復一年,從沒間斷。但我一直沒有解釋:那真的是一場為小弟的尿布所引起的火災。

 

 

1:民國七十年左右,很少人用紙尿褲,一般都是棉布當尿布,可重複使

         用。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ttle ♥ beauty
  • 這個豐功偉業怎麼不跟爸、媽說呢?我都覺得妳很貼心呢!妳不說,當然被打個半死啊? 我媽也說我小時候都是尿布的,不是紙尿布!真不知道我媽怎麼洗厚?一定很麻煩。。。
  • 我也覺得我很貼心啊,
    但當時沒講,
    講了之後說不定我媽會抱著我哭,
    對齁,怎麼沒想到?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