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28 Thu 2006 08:15
  • 沛沛

(圖:沛沛的女兒,不知會不會成為我乾女兒?)

 

沛沛是我一個平常不聯絡,政治理念不同,但交情極好的大陸友人。

 

前天接到他的來信,

 

我们总是这样断断续续的联系,还好没有断线:)    我今年9月到哈佛大学访问,在这边进行博士论文研究,计划要待到明年暑假以后。我办公室就有两位台湾来的学者!

一位中研院的,一位清华的。都很厉害:)这学期任课的教授是成舍我先生的孙女,今年世新的校庆的时候她还专门回去参加的。

你生小孩没有?我的女儿已经半岁!祝新年快乐!全家幸福!

祝  好!

 

看到沒有,這就是沛沛。對了,要先介紹一下他的性別,他是男生。太太周丹我也認識但不熟,這對夫妻極好極優秀。怎麼認識他們的呢?答案是八年前的“孽緣”,哈哈!

 

那一年,兩岸學生交流,在我們這一小組裡,他算是我的「學伴」。那時,台灣學生要去接機,好像要自己去認領學伴什麼的,我原本還很高興,以為沛沛是女生,哪想到竟是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大男生?心裡著時有點失望……連拿在手上要歡迎他的禮物,也“唰”一聲的丟給他,就頭低低的坐在遊覽車上。尤其是當初在選組長時,我「禮貌性」的讓給他當,沒想到這傢伙當仁不讓,害我錯愕了一下。

 

不過,人還真是不可貌相,長得像個小老頭的沛沛出口成章,尤其幽默風趣的言談,讓本組人人心服。

 

而他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帶來的DV機器跟單眼相機。

 

那個時候,我連數位相機都沒有,台灣學生裡也沒幾個能拿出來的,沒想到沛沛一出手就是最新科技,我頓時肅然起敬,對於對岸的經濟實力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而且據不具名的消息來源指出(其實是我忘了爆料者的名字),沛沛在四川有一間自己的沖印間,天哪,大學生竟然有自己沖印底片的地方,難道他是……匪幹?(1)

 

第一天見面時,大家互不相識,甚至還有人說,沛沛家在山上有別墅,後門一打開,運氣好還可以見到貓熊。(2)

 

等到第二天以後,大家混熟了,沒詳問他家祖宗十八代的歷史(一直到現在也沒細問),但大夥兒只要看到他舉起相機,就會不自覺的靠過去,誰叫他有這方面專業呢!只不過相片照得多也沒用,因為一直到八年後的今天,我還是沒收到。

 

沛沛的愛情發展也讓我跌破眼鏡,他跟周丹在台灣分屬不同組,而且沒到台灣前兩人根本不認識,沒想到一回大陸,竟然快速談起戀愛,恐怖的是,當他還在唸研究所時就結婚了。我那時以為他是「奉子成婚」,心裡還想:嘿嘿,這小子!沒想到八年過去了,他在這時才生了小孩,讓我自責錯怪好人。

 

現在的他在哈佛大學深造,這所我仰之彌高的學府。他的來信,讓我感嘆:年紀相同,怎麼人家的成就已高?痞子孔還在一旁搧風點火的說:「不能去哈佛唸書,總可以進去玩玩吧,這樣也算進哈佛啦。」見我仍有芥蒂,他又說:「不然你跟沛沛說,你也有大成就啊,你嫁了一個換心的老公,台灣起碼上千人唸過哈佛,但換過心的沒這麼多吧?」

 

老孔的自我調侃,讓我窩心。我想我跟沛沛一樣的,就是我們都有很貼心的另一半,而且兩個人的交情,不會因為兩岸距離(現在是美台距離)而有所抹滅……

 

 

1:台灣學生討論的結果,就是只有中國的政府高層子女才有可能有這樣的設備。

2:四川不是產貓熊嗎?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 好吧!朗儿玉照的首发权就“让”给你了哈,反正不同意也改不回来,还不如乘机认个优秀的干妈!楼上说得她爹心里美滋滋的,谢谢了!!
  • 您言重了,當然改得回來啊,
    只是礙於公眾壓力,
    你很難讓小朗朗不認我這個乾媽,
    我的目的不就達成了?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7 回覆

  • Saphi
  • 這女娃兒真是皮膚白晰,長像伶俐,認來做乾女兒真是不錯
  • 不知道他爹答不答應?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