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先生痞子孔是個心臟移植病患,平常看起來壯得跟牛一樣,但實際上卻是非常脆弱,我常常為了他的健康問題很憂心!尤其換過心後,抗排斥藥是要吃一輩子的,更不能碰到一丁點兒葡萄柚,否則極有可能跟藥性衝撞,又得入院觀察!

 

尤其他的抵抗力已經無法跟從前相比,只要溫度忽冷忽熱個上下十來度,我就會聽到他說:「老婆,我頭痛!我是不是感冒了?」萬一發了燒,時間又正巧在晚上,我就得忍著睡意直奔台大急診室.這樣的老公讓我練成了一身收拾細軟的好本領,五分鐘之內就可以準備就緒出門.我在工作崗位上從沒遲到,敢情是從這裡學到的好功夫?!

 

到了急診室,在傷檢分類中,他是第二級,也就是就醫急迫性僅次於「不馬上開刀或止血就會有生命危險」的那種.只要一說出他是心臟移植病人又發燒了,急診室就如臨大敵,深怕有個閃失.而每次遇到這種情形,痞子孔就得在醫院注射抗生素觀察七天,以杜絕是排斥的可能性.

 

就因為他的三寶身體,所以當我們一起出去旅行時,我總覺得我有保護跟照顧他的責任,幾乎是把他捧在手心般的呵護,怕他吃進不潔的食物,連到速食店,我也配合他吃「不加生菜的漢堡」,因為擔心生菜洗得不夠乾淨;醫生交代盡量少生食,我吃日本料理就絕對瞞著他,以免他看到生魚片流口水……(啊!我是個多麼偉大的太太啊!)

 

痞子孔在換心之後,犧牲了不少口腹之慾,換來的是一張殘障手冊,每次搭高鐵回高雄探親,我們兩人都有優惠票價.我常自嘲,這大概是他換心之後最大的好處,起碼回高雄探親的成本降低了!南部親友很喜歡這個女婿,常常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去,有時明明人還在高雄,隔天才要回台北,姑姑就已經在問:「啊你們什麼時候還要再回來?」

 

因為他的好人緣跟對家人的貼心,所以我們從高雄北上時,手上常是親友餽贈的禮物及食物,逼得我每次回娘家都得拖著空行李箱回去,再滿滿一箱回台北.到了高鐵車站,痞子孔總擔心行李過重,所以是一肩背著電腦包,一手拉著行李不准我動手,他振振有詞:「這又不會很重,而且有輪子,我拉得動好不好.」我想,醫生說他要多運動,就把這個當作負重健走吧!反正我也爭不過他.

 

通過閘門時,痞子孔在前我在後,看著老公拉著行李的背影,我眼睛有點酸酸的,興起一股「要保護他一輩子」的念頭.這時,高鐵驗票人員追了上來:「小姐,請出示你的殘障手冊好嗎?」我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指著痞子孔的身影結結巴巴回答:「殘障的是他好嗎?」小姐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頻頻道歉,還說:「對不起對不起,因為行李都是他拖著,我還以為是您……」好了,拜託別再說了!這種安慰法並不會讓我比較好受!

 

我只想問:我這個保護者,難道真的看起來比較像殘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痞子孔他牽手 的頭像
痞子孔他牽手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