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家事這塊領域上,我承認,自己其實是有點公主命的

 
小時候,我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嬌嬌女,全因為奶奶跟媽媽把所有家事攬在身上;年紀稍微長一點,家裡請了個幫忙煮飯打掃的阿姨,我唯一的功用就是告訴她,晚上想吃什麼菜;上了大學後,外傭一看到我拿起菜瓜布要洗碗,就會拚命搶著做。不!不!不!他們不是心疼我做家事太累或會傷了玉手什麼的,純粹只是不想花更多的時間來收拾殘局……

 
猶記得某次回高雄探親,高高興興的帶著友人送的名牌瓷器Wedgwood骨瓷對杯回家,借花獻佛的送給痞子娘,想當然耳,痞子娘笑得嘴巴都咧開了,還不忘稱讚女兒真是孝順。我慫恿著她用新杯子泡咖啡,撒嬌的說媽媽泡的咖啡是全天下最好喝的咖啡,如果事情到這裡就結束,那我們還真是個母慈女孝和樂融融的家庭,但誰叫我樂昏頭呢?喝完咖啡,趁著媽媽去洗手間,想讓孝心更上一層樓的我,把咖啡壺、咖啡杯、點心盤一股腦兒的搬到洗手槽,洗乾淨後一手一個拿起剛送給媽媽的對杯想把水甩乾,就聽到「鏗」的一聲,手腦不協調的我,竟然把對杯的杯緣對敲出一個缺口……剎時,整個世界彷彿停止了運轉。

 
我把杯子藏在背後,但怎逃得過痞子娘法眼?她大叫:「啊!我的杯子……我的杯子……我的杯子……」聽起來像是快哭出來了,剛剛明明還一臉慈祥的痞子娘,轉眼間殺氣騰騰:「你怎麼手這麼笨,我自己洗就好了,你幹嘛幫我洗呢,以後不准你碰我的杯子!」我囁囁嚅嚅不敢回嘴,只聽到大弟痞子延在一旁緩頰:「唉唷,媽媽別生氣啦,反正你就當姐姐拿的是『免洗杯』回來就好啦!用一次就可以丟了,不是嗎?不然,叫姐姐再去生兩個出來,反正她比較會賺錢!」痞子娘好氣又好笑,被逗得笑顏逐開,但我還是被娘親瞪了一眼,有句話藏在心裡不敢冒出來:「那個『鏗』一聲還真的滿厚實的……。」

 
這件事之後,痞子娘連「洗碗」都叫我滾一邊去。

 
結婚後,有一部分衣服都送到洗衣店解決,當然,每天換洗的衣物,還是得靠洗衣機。這年頭,雙薪家庭屢見不鮮,我的工作常常是七晚八晚才下班,為了公平起見,我跟先生痞子孔決定分工,他洗衣洗碗,我則負責煮飯拖地。

 
前幾個月相安無事,但身為賢妻的我,在新婚燕爾期,總希望給老公再多一點點的好印象。趁著休假,抓起洗衣籃,走到陽台,把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往洗衣機塞,不但倒了適量的洗衣精,還不忘加一瓶蓋的柔軟精,幻想著老公看到空空的衣籃子,收進來曬得酥酥的衣服時,會給我多大的一個擁抱……

 
痞子孔一下班,看到浴室裡洗衣籃是空的,果然抱著我親了好幾下,我正沾沾自喜於自己變賢慧的同時,只聽到痞子孔「啊」了一聲把我推開,他衝到陽台,抓著晾在裡邊的西裝問:「你…………你把我西裝怎麼了?」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洗啦,怎麼啦?有東西放在口袋沒拿出來嗎?」他哀嚎的說:「這是我最貴的西裝,是純羊毛的,一套要好幾萬……

 
我慌了,慢慢的想退出陽台,他眼尖一把抓住我:「老婆,我拜託你,以後不要洗衣服了好嗎?」我乾笑兩聲,心虛的回答:「我看你以前也洗過西裝啊……」痞子孔傷心的看了我一眼說:「只有一套。」他加重語氣強調:「我只水洗過一套『很便宜』的西裝,其他的都送乾洗,你為什麼只記得那一套呢?」那天晚上,我們把西裝送到附近的洗衣店救急,還沒跟老闆娘說明事情經過,她就已經開始碎碎唸:「唉唷喂呀!怎會有人把這麼貴的西裝丟洗衣機呢?怎麼會呢?怎麼有這種人呢?」我不敢回答,躲在痞子孔身後不發一語,自責的想鑽個地洞躲進去。


好吧,既然洗碗洗衣我不在行,只好進廚房展現廚藝了!

 
說實在的,我做的菜還過得去,雖然沒法來個滿漢全席,但家常小菜還端得上檯面,那知道燒菜沒問題,燒水卻燒出了痞子孔對我「信心大失」,沒錯,就是信心大失!

 
那時還在新店租屋,一個雷陣雨的午後,我滿懷詩意的想泡杯熱茶暖暖身子,拿起鐵鍋裝滿水就放到爐火上燒,為了提醒自己,還訂了鬧鈴。本以為萬無一失,哪知道躲在房間看書的我看到渾然忘我,鬧鈴一響,想也不想的就按了下去,壓根兒忘了幹嘛訂鬧鈴。直到室友養的小馬爾濟斯不停的抓著我的門,我還以為狗狗只是怕打雷,過了好一會兒才開門讓牠進來。這才一開門就聞到濃濃的焦味,原來,瓦斯爐上的鍋子根本已經呈現空燒狀態,這景象實在太少人見過了!因為,鍋子已經整個通紅,我懷疑再晚點發現,不知道鍋子會不會熔化?

 
現在可以笑著寫這段經過,但當時的我一把瓦斯開關關掉,馬上就嚇哭了。我無法想像,如果我就這樣走出門或者躺在床上睡著,會是什麼樣的光景?空氣中焦味之濃,連痞子孔晚上回到家都還聞得到,一五一十的坦承這件傻事後,痞子孔緊緊抱著我,馬上拉我去買把燒了開水就會叫的壺。「拜託你,我還想跟我老婆過五十年!」他鄭重的對我說出這句話。

 
痞子孔不忘向媽媽打小報告,雖然他本人沒有責罵我,但我卻因此被痞子娘唸了好幾天,卻也不敢有怨言。

 
娶老婆似乎是個麻煩,洗杯杯破,洗衣衣縮,燒水水乾,一連串不該發生的事都發生了!痞子孔心一橫,一年前開始,乾脆請了鐘點家事服務員定時來家中清潔,從此家裡窗明几淨,衣服有人晾有人燙,碗盤有人收有人洗。唉,早知如此,痞子孔你該早點花錢「消災」的,你省得提心吊膽,我則省得做家事的麻煩,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痞子孔他牽手 的頭像
痞子孔他牽手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