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要講究品質,真的是一條不歸路!

 

離開巴黎前夕,這次同遊法國的五個人聚在旅館房間,講得一口英、法文的的黃大哥,買來魚子醬,讓我們配著香檳品嚐,一小撮魚子醬在小麵包上發出寶石般的光澤,放進嘴裡破掉轉成微鹹的口感,再小啜帶點酸味的香檳,融合成奇妙的味道;沒一會兒功夫,香檳已見底,黃大哥又拿出醃橄欖及紅酒,濃烈的紅酒跟橄欖的香氣融合,又是一番不一樣的滋味。

 

丹丹心血來潮:「我去買點起司如何?」

 

我連忙阻止,畢竟一顆橄欖一口紅酒,已是夠好的吃法!在歐洲,可以天天這樣享受,但我可不想慣壞我的嘴,畢竟同樣年份的酒在台灣可不只三倍價格。不大能理解台灣物價的丹丹順從民意坐了下來,開始天南地北的說笑,小到感情事大到世界新聞,無所不聊。柔和的燈光在房間裡散發出一種離情依依的不真實感,今天過後,英籍的丹丹要飛義大利,琪琪姐要飛北海道,其他人要回台灣,五個人三個去處,再次相聚不知已是何時?

 

電腦裡播放著各式西洋老歌,丹丹喝得微醺,翩翩起舞,恰恰跳得極好的她,拉著我的手,不斷的轉圈圈,沒一會兒功夫,又開始跳起國標舞,親愛的丹丹是那種可以把香奈兒當成拖鞋穿的年輕女孩,天不怕地不怕,最近同時在學德文跟法文,偷偷暗戀一個同班的貴族後裔,小女生的羞澀跟大方在她身上奇妙的融為一體,在我們面前,她開心的談著他與她的種種,但只要他來電,就可以見到小女生的矜持。

 

這樣也好,讓那男生知道,丹丹可不是好追的。

 

很雅痞的黃大哥談起各種年份的酒簡直是如數家珍,前兩天法國友人請我們吃飯時的酒單被他拿來細細研究(可延伸閱讀無法估算價值的晚餐 ),跑遍巴黎就為了買一款同樣的白酒,沒想到同一年份同一酒莊出的酒只買得到紅酒沒有白酒,巴黎的店員還說:「我不知道要多久時間才能幫你調到同一款,因為你們喝的是2004年份的,據我所知,現在只開到2003年的酒,我只能說:不是你的朋友很夠力,就是那家餐館有特別關係。」

 

懂酒的黃大哥談起那頓飯,還是極其興奮,直嚷著要跟店員定下,他願意專程再飛一趟法國扛酒。

 

談酒、談畫、談音樂,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即使意猶未盡,還是得說了晚安休息。

 

隔天,在戴高樂機場的免稅商店,我看中了一款愛吃的鵝肝醬品牌,一小罐要千把塊台幣,在台灣,我不大捨得買,但當腦海中浮現我跟痞子孔買點蘇打餅配鵝肝醬再喝點紅酒的畫面時,我還是扛著幾罐上了飛機。

 

生活要講究品質,很難不走上"花錢"這條不歸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痞子孔他牽手 的頭像
痞子孔他牽手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