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登於八月號器官捐贈協會月刊,長篇可延伸閱讀痞子孔變心 系列)

 

我跟我的先生痞子孔認識到現在超過七年,一向感情都不錯,但除了剛開始的熱戀期之外,要說感情再加溫,應該就是他換了心臟的前後這一段期間。

是的,痞子孔正是心臟受贈者!


2006
年初,痞子孔因為感冒症狀看了好幾次小診所,沒想到狀況反反覆覆,同年四月的某個晚上,一陣狂吐不止後,他被送進台北國泰醫院急診室,一個星期後診斷出是「心肌炎」。當時,醫生還抱著「有可能痊癒,但心臟也許會受損」的想法進行治療,沒料到一個月後情況惡化,爸媽擔心我一個人應付不來,所以將女婿轉到高雄長庚,方便幫忙照顧,沒想到醫師要家屬有心理準備,因為,可能要換心!


換心?這個在電視上才看得到的名詞,就這樣硬生生的闖進我生活中,叫我在午夜夢迴時哭得柔腸寸斷,夜深人靜時坐困愁城,因為我知道,台灣的器官捐贈者不多,等到算運氣,沒等到算天意。


我請了十天的假,每天陪在他身邊,看著他吃了就吐,吐了就暈,任誰也不好受,當他精神好一點,就會邊摟著我邊說:「老婆,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上天不會忍心拆散我們的,我說過要陪你一輩子的……。」


痞子孔大概在高雄待了一個半月,期間反覆住院,由於我人在台北工作,所以休假一結束就先飛回台北,每天靠電話一慰相思之愁。一天半夜,我接到痞子孔的電話:「老婆,」那一頭傳來老公哽咽的聲音,「我好想妳,我好想回家,我可不可以明天就回家?」


聽著老公的聲音,我也哭了,我深愛的老公啊,你怎麼會用這麼委屈求全的聲音呢?要不是我要上班,我又怎麼忍心把你放在高雄呢?我當然希望你在我的身邊啊!「我好想你,也好想回家……痞子孔繼續說。


還沒聽完老公的話,我已經泣不成聲:「老公,我也好想你,你明天回來,我明天就提留職停薪,再大的病痛,我都陪你一起撐。」說定之後,我一宿無眠。


痞子孔上了台北,又是一番折騰,好友建議進台大等換心。我鼓起勇氣直接打給台大心臟外科權威-王水深教授。那天是七月的某個禮拜一,接電話的是他研究室的助理,我把事情一五一十講過一遍,沒想到中午就接到王教授的電話,他在電話中細細問了詳情,要我把國泰跟長庚的病歷盡快送一份到他辦公室,我就像是溺水抓到浮木般,深信可能不用換心也醫得好。


不料做完術前評估後,另一位主治醫師周迺寬把我叫到護理站,他說:「根據我們評估結果,你先生的心臟功能只不到20%,不換心是不行了。」。


這一番話打得我眼冒金星!我不禁問他:「等一顆心需要多久時間?」。


醫師看著我眼淚不自覺的冒出,抽了張衛生紙給我,嘆口氣說:「這是運氣問題,要先列入等候名單,還要看配對成不成功。現在你先生的評估做完了,明天可以先出院,要記住避免感冒,只要有人捐心,跟他又符合,我們一通知你就要馬上來,知道嗎?」


我點點頭,無意識的走回病房,病懨懨的老孔對我一笑,那個笑容不知包含了多少對老婆的不捨跟對自己病痛的無力感。我抱著他,把頭埋在他的懷裡,喃喃自語:「你自己說我們要一起過一輩子的,一輩子是很長很長,很長很長的


「老婆,」老孔抬起我的臉:「我知道我八成是要等心臟了,對不對?我自己也知道,這幾天的狀況沒有好轉,但是你放心,我會撐下去,我會撐到有心換的那天,我一定會陪你走下半輩子」他也哭了。


回家後,痞子孔照吐不誤,還有嚴重的水腫跟腳痛問題,出院才三天,又被緊急送到台大急診重症病房,打了利尿劑後,一個晚上排出4000CC尿液,換個簡單的方式講就是:他一個晚上掉了 四公斤 。


從急診轉普通病房後,痞子孔不斷嚷著要出院,既吃不好也睡不好。我不斷的上網搜尋所有最新醫學資料,從大陸的特效藥到歐洲心臟節律器,甚至最新的幹細胞療法。每找到一篇,我都欣喜若狂的拿給王教授,教授也一次次的把資料帶回去研究,但隔天來的答案都是:不適用。


八月二號晚上,小弟全全剛通過研究所口試,他說:「姐,今天我來看姐夫好了,你回去好好睡一覺。」


我點點頭,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家,才剛洗完澡,就接到電話:「姐!」小弟聲音很急促:「王醫師剛剛來說有心了。」


「什麼?」一時間我無法消化這個消息。


「王醫師說有一個車禍腦死的病人願意捐心出來,現在就等配對,明天就要動手術了。」小弟掩不住語氣中的興奮跟緊張。


一看時間,晚上十點多,穿好衣服,我再度奔向台大。一路上,我打電話給桃園的婆婆、高雄的爸媽跟台北的二阿姨,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向公司請假。主管也替我高興,頻頻問:「是真的嗎?怎麼這麼快就等到了?」我這時也有了好心情,回答她:「大概是我老找一些偏方, 教授受不了了,乾脆幫他快換省得心煩吧!」


一到病房,痞子孔推著點滴架叫我陪他散步,繞著病房走了好幾圈,我們的手緊緊相握,都感覺得到對方內心的激動,我心裡不斷默念:拜託一定要配對成功,拜託不要有意外


隔天中午,老孔被推進開刀房,原本外頭滿滿的是等候的家屬,漸漸的,人越來越少,最後只剩我跟婆婆和二阿姨,牆上電視顯示仍在手術中。我看看時間,不是說手術時間是六小時嗎?現在都已經過了七小時了,怎麼還不出來?


終於,周醫師背著他的包包走出來了,他說:「手術很成功,護士小姐正在幫他清潔,等一下就要到加護病房。」


太好了,真是老天保佑。


八月四號一早,連媽媽都趕上來了。老孔進展很快,雖然全身插滿管子,但下午就已經拔掉喉管,喊肚子餓要吃飯了。光是看他心跳正常,有胃口,講話中氣十足,就足以讓我們一堆人開心好久。就這樣,老孔穩定的恢復身體健康,不到一個星期就轉出加護病房。


痞子孔算是台大換心病人中恢復很快的,除了因為他本身年輕外,捐心者也只是個二十多歲的男孩,年輕的捐贈者加上年輕的受贈者,搭配得相當好。雖然必須要吃上一輩子的抗排斥藥,但王教授也說,如果當下不換心,可能撐不過兩星期,因此能救回性命是最重要的。 教授更透露,老孔的心臟在手術時,腫得跟牛心一樣大,說真的,我沒見過牛心,不過據說是人心的三倍大,而且有纖維化的狀況。為了動這個手術,老孔輸血五千多CC,終於結束半年多的折磨。


一直到現在,痞子孔還是會定期回台大復健,據說他的復健成績已經「歷年第一傑」,他也老笑著說要在復健室牆上簽名才要畢業。總之,經過這次的磨難,我們兩人的感情更加堅定不移,我們相當感謝無名的捐心者,因為台大的堅持,所以我不認識捐贈者的家屬,但感謝之情常存我心。


哈哈,我知道很多人要問我:到底心臟移植病人個性會不會變呢?其實不少國際媒體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我目前還感覺不到,如果他以後對我不好,就表示個性變了,我也一定會上來向各位報告的。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飄浮的流雲
  • 器官捐贈在台灣還是不夠成熟
    看了看一些人的經歷
    我也要來去研究一下器官捐贈了
  • 好啊好啊,
    總是盡一份心嘛,
    歡迎共襄盛舉啊.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8 回覆

  • 雙胞胎公主~葳妮寶貝
  • 這麼深情的故事~~~這麼相愛的一對夫妻,
    真叫人羨慕到從頭到腳底去囉!我呀~即使生了一對雙胞胎~~~
    跟我先生相識13年~也沒愛的這麼濃烈這麼..戲劇化,
    我想我這13年總結起來的愛~~~~
    都比不上妳跟孔哥哥這樣濃情蜜意的"愛"呀!
    看完之後還感覺像是一杯"威士忌"那樣的又濃又烈呀!
    讓我ㄧ杯狂飲下肚之後~是嗆得我又羨慕又頭昏不已的呀!
  • 此則為私密回覆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8 回覆

  • 愛幻想的魚
  • 太好ㄌ....一開始看到標題還以為我心中的模範現實小說變ㄌ呢^^....我是引用你"拿獎學金追女友"還大說很浪漫.像小說ㄉ"愛幻想的魚"啦~記得吧!!!
  • 哈哈,我先生是移植心臟啦,
    不也是變心嗎?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8 回覆

  • 唉呀!傷腦筋......
  • 其實在很早以前我就想過器官捐贈這回事...
    卻一直沒有去查詢相關資訊...
  • http://www.organ.org.tw/
    可以線上器捐喔,
    現在連器官捐贈都e化了.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8 回覆

  • YY
  • 看你現在說的一派輕鬆的樣子但是相信當時妳一定很痛苦無助吧不過妳卻堅強的撐過來了現在才知道為何只要妳提到痞子孔總是充滿濃濃的愛意了
  • 這個部落格是去年十二月為了幫痞子孔紀錄換心實錄所開的,
    第一篇文章也是寫他換心前後的故事,
    這篇只是短篇,
    寫的不算詳細.

    痞子孔他牽手 於 2011/06/07 2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