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周醫師啊?你好你好!咦!是今天放榜嗎?我以為是明天呢!」痞子孔邊開車邊接起手機,一面喜不自禁似的。待他放下電話,我不免追問電話內容,只聽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說:「我同事找我去考東吳法律的研究所,結果筆試時我遇到周醫師,他剛剛打來跟我說他准考證掉了,順便告訴我說我們兩人都上榜的消息。」我滿頭問號的問:「你什麼時候去考的,我怎麼不知道?」他輕描淡寫的說:「我同事就說一個人考無聊啊,最後一天報名時,他問我要不要陪他,我也不知道要準備哪些科目,但我這個人是很講義氣的,就這樣去考了……

 

瞧他講得不當一回事,我倒是有被嚇到的感覺!說起唸書,我家痞子孔認為易如反掌,這樣的本事讓我既嫉妒又羨慕,所以他一路由台大政大現在又可能進東吳,我不是不眼紅的。他曾誇口:「只要是錄取率超過3%的考試,我還沒有考不上的。」據他自己的說法,高中時學校曾經做過智力測驗,他的智商135左右,在我看來,算是聰明絕頂的,難怪他的頭髮越來越少!

 

我也認識同時上榜的周醫師,人長得瀟瀟灑灑,但當他卸下醫師袍,背個背包走在路上,比較像是個登山客,真看不出他還是台灣百大名醫呢!周醫師堪稱鬼才,台大醫學院唸完後,還在電機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現在又要唸法律,看他興趣如此之廣,涉獵如此之多,不知道再過十年,他會不會去研究病蟲害或是考古?或者乾脆不當醫生改開修車廠當黑手?

 

這樣把「唸書求學」當成探囊取物般容易的人總是在我身邊出現!從大學時期就考取律師證照的阿威、已經在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的沛沛、三年半拿到台大電機博士的布萊恩、西北大學畢業後就進美國微軟工作的三姐、到在日本拿到齒科博士並執業的Irene……等等,就是因為這些人一一出現,我在學業上的信心早已被摧毀得傷痕累累!

 

而最近認識的超級資優生,竟然是我的芳鄰。

 

前一陣子社區開住戶大戶,鄰居中有教授、律師、會計師等,在我還沒有到會場之前,眾人已經推舉剛從美國回台的翟先生擔任主席了。看著有張娃娃臉的他背了個大大的「GOOGLELOGO的電腦包,我以為那只是GOOGLE抽獎時的贈品,還暗想著他會不會是那種只會坐在電腦前的宅男?沒想到耳尖的我偷偷聽到其他鄰居的竊竊私語,才知道原來翟先生不折不扣正是GOOGLE的員工。

 

失敬失敬,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的我,當然知道GOOGLE以超優厚的福利跟工作環境吸引各國好手,甚至還有「天才密度最高的公司」之稱。當然,這也意味著沒有兩把刷子是進不了這間公司的。但別忘了,我的身邊充斥著不少能人異士,「多一個聰明鄰居也沒什麼了不起。」當時我心裡這樣想著。

 

隔天收到會議記錄,有鄰居心血來潮GOOGLE了一下翟先生的名字,才發現他竟然是全台灣第一個跳級生。小四跳級小六,高中畢業保送台大就算了,還在大學時代就發明了S型測速照相系統!(嗯,以後開車被罰錢知道找誰算帳了)當我到翟媽媽家作客並詢問時,翟媽媽用一種謙虛又掩不住得意的口氣說:「是啊,當時用一套日本的測量方法,測出他的智商是250左右!」我吃驚得說不出話。乖乖!我竟然認識了一個天才!

 

小時候學校曾經點名要我跟幾個同學去參加跳級考試,想當然耳是沒有成功的。當時的確曾幻想過,說不定自己IQ很高!畢竟,我也常得到來自於老師「聰明伶俐,惜不用功」之類的評語,所以總是沾沾自喜的告訴自己:我只是不用功而已,等我發憤圖強,大人們就等著看我的厲害吧!但當年紀越長,越知道「不笨」離「天才」是十萬八千里遠,尤其中學以後課業明顯差人一截後,幾百年前就已經放棄了我的天才夢!

 

當不成天才,起碼認識了天才!當身邊聰明人越來越多時,我只能安慰自己,這些個資優生其實也會吃飯睡覺啦!



這些,我做得可不比他們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痞子孔他牽手 的頭像
痞子孔他牽手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