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土窯?土窯有什麼難的?想我老家屋後有片竹林,我們家族每逢中秋過年,可都是土窯慶賀的呢!噴噴香的土窯雞、甜滋滋的土窯玉米、熱呼呼的土窯蕃薯、黏搭搭的土窯麻糬,哪一樣我沒吃過?所以當老友邀我到金山土窯時,我二話不說答應,而且還拍胸脯保證:「包在我身上!」(天曉得我信心打哪來的?)

 

嘿!誰說景氣不好?跑遍金山有立起土窯招牌的地方,千篇一律的回答就是:已經客滿,下次請早(難道土窯跟M型社會也扯得上關係?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的壞運氣,竟然沒有土窯?但老友是個相當堅持的傢伙(只可惜這份堅持並沒有用在唸書上,所以才成了我大學同學),在現場瀟灑做決定:等!等到有空的土窯為止!

 

這一等從下午兩點等到五點土窯可不是說焢就焢,該給人賺的錢絕不能省,所以田地的主人用了十分鐘搭起一個小型窯,多少錢呢?盛惠500大洋!

 

眼看這麼一個小窯就要500元,痞子孔決定跟老友的先生也動手做一個!雖然吾少也賤,但小時候搭土窯是爸爸他們幾個兄弟的工作,所以事前豪氣的說什麼包在我身上「包」,指的其實是「包吃」的意思!

 

我心虛的摸摸鼻子,自願顧起窯火只見一旁兩個大男人笨手笨腳,搭了就塌,塌了又搭,我跟老友只能慶幸,幸好花了五百元,否則等這兩個笨書生搭窯,不如吃泡麵比較快!

 

正當我在顧火的同時,老友把準備好的食材秀了出來,什麼螃蟹大蛤雞蛋蕃薯包羅萬象,說有多豐盛就有多豐盛一旁的陌生遊客口水直流,直嚷著「這也能焢喔?」殊不知我才羨慕他們,畢竟人家已經在享受成果了,就算只是簡單的蕃薯玉米,總比我們還在擔心火不夠大來得有意義吧!

 

老友見了我的饞相,拍拍我的肩:「放心,等我們焢出來,保證成為被羨慕的對象!

 

好不容易等我覺得熱度差不多了,天色卻已漸漸變暗,整片田裡只剩我們這一窯(喔,不!還有痞子孔他們搭起的半個窯!)待我們把食材放進窯裡,蓋上土悶烤之際,太陽宣告完全下山老友的一雙兒女拚命問什麼時候可以吃晚餐?逼得我們幾個大人教他們數星星吃魷魚絲打發時間,順便還要給他們心理建設,那就是:焢土窯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東西,但沒有耐心就吃不到,而且只要「再過一下下」就可以剷開泥土,那也是全世界最好玩的遊戲啊!

 

田地主人叼了根煙走過來,驚問:「你們還沒焢好啊?我們熱情的請他等會兒一起分享食物,他似笑非笑的說:我已經吃飽了!

 

老友的先生受不得激,喊:「時間到,開窯!」

 

我們二話不說就著微弱的燈光耙開泥土,才剛開封呢,就聞到撲鼻香氣,兩個小孩也坐在田埂上喊好香好香好香,我們越挖越有信心,還有種苦盡甘來的痛快感……

 

用小箱子裝了我們的戰利品到附近涼亭,還沒喊開動呢,兩小孩已經眼巴巴的趴在石桌上看著滿桌食物我撕開包著螃蟹的鋁箔紙,正打算大快朵頤……且慢,令人不可置信的事情發生了,螃.蟹.沒.熟!

 

我再打開另一隻,又是呈現半生熟的狀態,我慘叫一聲,發現其他人手上也分別拿著狀似溫泉蛋的沒熟雞蛋、蚌殼根本沒開的雪蚶、中間還是生的的蕃薯......,我們面面相覷,不知是誰噗嗤一聲先笑了出來,接著,所有人都笑得打跌,真是一堂有趣的土窯課程啊!

 

所以,當天晚上,我們去吃了北海岸的合菜當晚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痞子孔他牽手 的頭像
痞子孔他牽手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