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二十個小姐在KTV內站成一排,遠遠看過去,每個人都是熱褲加上緊身小T恤,我說緊身絕不誇張,因為連身為女性的我,對於其中幾個能把這麼大的胸部塞進這麼小Size的衣服,都感到嘆為觀止!

 

我捧著快掉下來的下巴,問問坐在旁邊的王大哥:「請問,我也能叫一個嗎?」

 

豪爽的王大哥一口答應,一邊叫來媽媽桑:「你們今晚是怎麼搞的,叫幾個優一點的來好嗎?就這些嗎?」

 

媽媽桑一見到大客戶王大哥,整個人都快酥掉了,說聲「Excuse me」就往我跟王大哥中間坐了下去,拿了杯酒就說要向王大哥賠罪。我無妨,往旁邊退了一大塊位置,反正我只是來見識見識。

 

反倒是王大哥拉著媽媽桑,邊指著我對她介紹:「來來來,這是我今天的主客。」正在喝可樂的我差點嗆到,我?我是主客?「你叫個小姐來陪她,優一點的啊!」王大哥交代。

 

「小姐們,全部下去。」媽媽桑帶著一臉假笑,把一排小姐全推了出去,沒兩分鐘,又叫了另一批進來,用詢問的眼神問我要挑哪一個。我看了看,其實素質跟剛剛的也差不多,我挑了個大眼妹,就讓她今天陪我吧!

 

大眼妹長得還不錯,但皮膚有點糟,如果不是近看,其實她的妝容是還滿能唬人的,笑起來有著兩顆小虎牙的她,應該不到二十歲吧!

 

大眼妹坐在我旁邊,當我連阻止都還來不及時,她已經拿了威士忌就往我杯裡加。看我面有難色,大眼妹似乎覺得她做錯了,柔聲的問我:「不好意思,你要喝點什麼呢?如果不喜歡烈酒,我幫你喝了它!」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看她這麼楚楚可憐,我怎忍心說不?所以,我要她放著,沒關係。

 

整間包廂內,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王大哥要大眼妹好好招呼我後,他自己也就沉醉在溫柔鄉內了。大眼妹帶著甜甜的笑問我:「第一次來東莞嗎?你是台灣來的吧?」我點點頭,看她似乎不排斥跟女性講講話,我問她:「怎麼,去過台灣嗎?」聽我問完,她甜笑變成了苦笑,倒了杯酒一口喝下後說:「我的男朋友是台灣人啊,我很愛他的,可是,突然,他就說要跟我分手……

 

我問大眼妹是哪裡人,她說是四川,聽說男友到了廣東,所以到東莞想挽回男友的心,身邊錢不夠了,只好到酒店打工。「但我是賣笑不賣身唷!」大眼妹睜大眼強調。

 

我又問:「那你來酒店上班多久啦?」大眼妹正色道:「三天。」

 

什麼,才三天?

 

「那妳知道妳男友的下落嗎?」我問。她搖搖頭。

 

也許是這種妳問我答的遊戲太無聊,不到二十分鐘,大眼妹說她要先轉個檯,等等再來陪我。見我又變成一個人,王大哥又叫媽媽桑去找個小姐來,這次來的是清秀的小女生,姑且叫她清秀妹吧!

 

清秀妹帶了酒杯過來,一來就說要先跟我喝,而且是她乾杯我隨意,我抿了一口,隨口問她:「哇,你酒量很好耶,哪裡人啊?」她把自己酒杯斟滿,回答我說:「我是江西人啊,你看像不像?」

 

最好是我分辨得出哪個省份的人長怎樣!

 

我笑笑答:「你來東莞很久了嗎?我看不出你是哪裡人,但你打扮得很時髦啊!你幾歲啊?」

 

她才18歲。

 

重點來囉!我又問:「妳在這裡上班多久啊?」

 

清秀妹說:「我上星期才來啊。」

 

聽完她的回答,我的上空飛過三隻烏鴉,又是一個剛上班的?

 

清秀妹咬著棒棒糖,不斷問我要不要唱歌,見我沒啥興趣,她又拿出骰子跟骰盅,說要玩吹牛的遊戲,這時,大眼妹也回來了,這個遊戲變成三個人玩。我提議贏的人可以彈輸的人的耳朵,但她們提議最輸的兩個人要喝酒,但如果是我輸,她們兩個輪流幫我喝。兩票對一票,我只好少數服從多數!

 

奇怪的是,怎麼玩都是我輸,雖然我是沒有真的受到什麼處罰,但最好你們兩個剛上班的能吹牛吹得這麼厲害!

 

喝到一段落,正巧服務生送了盤水果進來,大眼妹跟清秀妹一個坐我左邊,一個坐我右邊,一個拿蘋果餵我,一個小心的把柳橙去籽,還問需不需要幫我按按肩膀,消除一下疲勞。我開心的聽從她們的建議,只見一個幫我把水果切成剛好可以入口的大小,一個幫我按摩頸肩部,比起剛剛的吹牛喝酒遊戲,真是好玩多了!

 

凌晨十二點,我跟王大哥一行人步出酒店,我笑著說:「哇,我都沒喝到什麼酒耶,大眼妹跟清秀妹都幫我擋掉了。」只見王大哥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妳難道不知道這是酒店的招數嗎?不管誰喝都是客人付錢,他們喝的酒都是我買的單呀!」

 

天哪!我離開前還塞小費給她們,如果再加上酒錢,那豈不是等我拚命拿王大哥的錢往她們嘴裡塞?據說,那一晚,我們四五個人消費了五六千人民幣,敢情我就是那個推波助瀾的冤大頭?

 

我想,王大哥應該不敢再帶我去酒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痞子孔他牽手 的頭像
痞子孔他牽手

痞子孔他牽手的窩

痞子孔他牽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